•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陳崎嶸委員:網絡文學已從“裝神弄鬼”走向現實開掘

    發布時間:2018-03-26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 金濤

    在“互聯網+”這個概念出現以前,文學領域早就結出了碩果?,F在已經不是討論互聯網怎么+文學的問題,而是探討這之后怎樣讓文學變得更好,讓網絡文學出現“高原”與“高峰”。而且我有信心“高原”“高峰”必然會出現。

    “80后”網絡文學作家現在已經開始成熟了,讀者也在走向成熟。我也問過他們為什么會這樣。他們的回答首先是,自己意識到文學的責任了,知道文學不僅僅是打打鬧鬧或者云里來霧里去的,應該有種厚重感,應該反映民族的精神、歷史文化的傳統,現代人的喜怒哀樂。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主任陳崎嶸 金濤 攝


    網絡文學:從“裝神弄鬼”走向現實開掘——專訪全國政協委員

    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主任陳崎嶸

    “現在全國各類網絡作家1300多萬人,網站上正式注冊登記的網絡作家68萬人,有重點文學網站45家,每天日更字一億五千萬左右。網絡文學現在每年產生長篇小說10萬部左右,很多被改編為影視、游戲、動漫等其他文化類型。網絡文學還走出國門,走向東南亞,走向北美,國外有人自己辦網站推薦中國的網絡文學,網絡文學已經成為中國文化走出去的先頭部隊……”

    全國兩會政協小組討論會上,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主任陳崎嶸以他極具辨識度的高昂的聲音,向在座的各位委員推薦起網絡文學。陳崎嶸說,今后五年,他希望通過政協這個平臺,在各位委員的支持下,就網絡文學開展一些調研,比如怎樣為網絡作家的健康成長創造良好的社會環境,比如設立全國性的網絡文學獎項、開展網絡文學思潮研究,又比如怎樣建立全國性的網絡作家組織等。就網絡文學的一些話題,本報記者專訪了陳崎嶸。

    記者:一般人印象中,從事網絡文學工作的多是年輕人,您卻是從中國作協領導崗位上退下來后以極大熱情投入了網絡文學相關工作,為什么要這樣做?

    陳崎嶸:首先還是因為職責分工,如果在作協不負責這方面工作,我就不會關注網絡文學這塊兒。但后來接觸多了,對網絡文學的看法確實有了改變和升華,看到了網絡文學巨大的意義,它的影響擺在眼前,不可以無視。接觸得越多,發現其影響越大。

    首先,網絡文學已逐漸成為中國社會主義文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文學版圖中所占比例越來越大,已經不是平分天下的問題了。過去白燁老師提出“三分天下”的說法,后來我提出“平分天下”。從現在閱讀的情況看,網絡文學已經成為主體,文學網民3.78億,這在傳統文學根本不可理解?,F在當紅的作家,有一二十萬的發行量就不得了了。但網絡文學動不動就幾百萬、上千萬的閱讀量。

    第二,我確實看到網絡文學發展的趨勢。在不久的將來,精英文學會成為越來越少數的文學。精英文學一定會存在,永遠不可能消失,總有一部分人欣賞文學的高度和深度。但精英文學的版圖會變小,甚至會逐漸和網絡文學融合。作為文學工作者,一定要看到這個趨勢,它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第三,網絡文學的出現,充分體現了中國人的文化原創力。網絡文學為什么會在中國產生,成為中國獨有的文化現象?這里面有很多原因,和中國的歷史、文學傳統有關聯,跟黨和政府的扶持、社會團體的引導有關系,但從本質上來說,是中國人文化原創力的表現。這種文化原創力,恰恰體現了我們制度、文化的優越性。沒有改革開放的環境,網絡文學無法產生。換句話說,在這個方面,我們有足夠的底氣和勇氣同國外PK。

    第四,網絡文學很好解決了文學和互聯網技術的融合,和現代人閱讀習慣與審美趣味相吻合的時代性課題?,F在各行各業都在探討“互聯網+”,互聯網+文學變成網絡文學,這是網絡文學解決得最好的問題,在“互聯網+”這個概念出現以前,文學領域早就結出了碩果?,F在已經不是討論互聯網怎么+文學的問題,而是探討這之后怎樣讓文學變得更好,讓網絡文學出現“高原”與“高峰”。而且我有信心“高原”“高峰”必然會出現。

    記者:網絡文學不僅數量多,而且出現了一些高質量的作品。如何把這些優秀作品介紹給社會?去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和中國作協聯合發布了2017年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推介名單,這也是繼2015年和2016年后第三次舉辦該活動,您在其中做了大量的組織推廣工作。

    陳崎嶸:推薦優秀網絡文學作品,確實有這個需要。

    首先,思想上一定要重視,推優比不推要好。放任自流還是加以引導,結果肯定不一樣。剛開始的時候,大家覺得這是老虎吃天無從下口,后來發現,網絡文學推優只要下功夫,還是可以做的。

    其次,我覺得要確立網絡文學的評價標準。網絡文學和傳統文學有不同點,一定要找到符合網絡文學本質特征、又符合文學規律的評價標準。這個很重要,不然無從評起。如果純粹用精英文學標準,比如魯迅文學獎、茅盾文學獎的標準去衡量,肯定有差距。但如果用大眾文學、通俗文學、互聯網文學的標準去衡量,網絡文學現在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水準。這表現為兩個方面:一是在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主流意識形態要求方面,網絡文學得到了最廣大人民群眾的認可;二是網絡文學確實摸索到了文學和互聯網結合、和當下人群結合的獨特的表現形式,所以才會有那么多人追文、點贊。

    第三,一定要找到一種比較好的推薦程序和制度。我們探索了一些比較有效的方式,比如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和中國作協搞的網絡文學推介、中國作協的網絡文學排行榜,包括新聞界的評價推薦等,都屬于推優范疇。網絡文學推優,要請熟悉網絡文學的專家做評委,要按照網絡文學的特點,適當進行體裁和題材的分工,比如分成玄幻組、現實組、綜合組等等,便于分門別類審讀。此外,我們還有一個比較成功的經驗,就是把推優的初選權和資格交給各個文學網站,文學網站篩選后再進行選擇,這比大海撈針針對性要強得多,網站推薦出來的作品一般就具備比較好的基礎了。最后,我覺得還要動員方方面面的力量,政府主管部門、專業團體、新聞媒體、文學網站要形成合力,創造一種總的輿論氛圍。

    記者:這個工作也會吸引平時不怎么接觸網絡文學的專家參與進來,抽出時間精力專門了解網絡文學,專家隊伍也能得到培養,形成一種良性互動。

    陳崎嶸:網絡文學原來沒有專業的評論,吸引一部分專家學者參與是有效途徑。

    記者:中國作協現在已經成立了網絡文學委員會,各地作協有些也成立了網絡文學的專門機構。

    陳崎嶸:現在全國有20多個省市作協成立了網絡作協委員會或創作委員會,有9個省區市成立了網絡作協,而且這個數目會繼續增加。浙江最早開始做這方面工作,上海、廣東、江蘇開展得都很好,現在重慶網絡作協做得也不錯。中國作協全委會中,有8個是網絡作家。

    記者:網絡作協對網絡作家吸引力如何?網絡作家認可嗎?

    陳崎嶸:非常認可。為什么?因為傳統作家大多有自己的單位,自由撰稿人少、網絡作家大多沒有單位,他們對組織的歸屬感更強。在網絡作協中,大家都比較年輕,有共同話語,對網絡組織有需求。有些地方,比如湖南、重慶,都是自發要求成立網絡作協。整個網絡作家隊伍非常團結。

    記者:很多人沒接觸過網絡作家,只知道大概,比如網絡文學大IP是影視、游戲改編的稀缺資源,優秀的網絡作家成為各路資本追逐的焦點;比如大神級網絡作家不少都能進入作家富豪榜。這些作家不同于閃光燈下的影視明星,多是幕后英雄,因而顯得非常神秘。您對網絡作家是什么印象?

    陳崎嶸:現在有影響的網絡作家我大多都接觸過,感覺他們對社會的認可、對文學的尊崇是普遍存在的。從心態上來說,網絡作家一般都是積極向上,比較陽光的,待人客氣有禮貌,驕傲自滿的并不多。


    張威(唐家三少)全國政協委員 中國作協主席團委員 網絡作家


    比如唐家三少,外表好,對主流意識形態認可,他知道自己成績的取得離不開改革開放的進程,也得益于政府的扶持、作協文聯的關心,因而很感恩。他對文學創作抱著非常嚴謹的態度,寫作比較有規律,注意勞逸結合。唐家三少可謂網絡作家中最勤奮的一個,那么多年不斷更,已經申報了吉尼斯世界紀錄。


    蔣勝男 全國人大代表 浙江網絡作家協會副主席 網絡作家


    還有這次來北京參會的全國人大代表蔣勝男,她的《羋月傳》傳達的歷史觀和女性觀,我認為都是正確的,也有家國情懷,文字老到嚴謹。在生活中,她的人際關系處理得很好,對當前的社會現象,也能客觀理性看待。還有我的紹興小老鄉蓮清漪,專門寫紹興當地的民間風情、人文掌故,將之變成有吸引力的歷史文學方面的網絡小說。

    記者:十多年前,首都師范大學教授陶東風曾有一篇文章,題目是《中國文學已經進入裝神弄鬼時代》,直指當年網絡文學寫作中的弊病。這些年網絡文學也在發生變化,和十多年前看到的不大一樣了,不全是玄幻、奇幻、魔幻等“裝神弄鬼”風格,而是增加了社會深度與文化含量。我想或許是因為,一方面網絡文學走過20多年的道路,文體本身在走向成熟;另一方面網絡文學作家也在走向成熟。

    陳崎嶸:確實是這樣。網絡文學的讀者也在走向成熟。整體的成熟,帶來網絡文學的變化:寫現實題材的和歷史文化內容的網絡作家增加了。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

    “80后”網絡文學作家現在已經開始成熟了。我也問過他們為什么會這樣。他們的回答首先是,自己意識到文學的責任了,知道文學不僅僅是打打鬧鬧或者云里來霧里去的,應該有種厚重感,應該反映民族的精神、歷史文化的傳統,現代人的喜怒哀樂。

    第二是讀者的推動,讀者已經不滿足于閱讀淺薄的網絡小說,希望看到有分量、有厚重感的小說。這樣作者為了適應讀者的需求,當然要朝這方面努力。

    第三,網絡文學現在開始成熟了。經過這么多年積累,網絡文學的樣式結構,包括網絡文學的語言,正在逐步走向成熟,有一種文學精品化、經典化的苗頭。網絡文學在起步階段,很多作者就是有話要說,覺得人家能寫我也能寫。這點變化非常明顯。

    第四,應該看到,現在整個社會從中央到各行各業,都在提倡精品力作,提倡現實題材創作,這種外部引導對網絡作家也起到了一些作用。 

    国产成人一区二区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