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戰疫·散文專輯|戰疫 我在場(三)

    發布時間:2020-03-06  來源:安徽作家網  作者:安徽作家網

    母親“抗疫”記

    張承斌


    母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農村勞動婦女。平日里,只知道起早貪黑地侍弄她的那塊菜園地,很少顧及自己的身體,除非真的哪里不舒服了,才拐彎抹角、吞吞吐吐地向我們提及。

    看著她終日忙碌的身影,我有時忍不住要狠狠地批評她幾句:這么大年齡了,也不知道愛惜自己的身體。累壞了怎么辦,誰有空照顧你?其實,我也就是嚇唬嚇唬她而已。每每此時,母親則像一個犯了錯的孩子似的,手足無措起來,然后報以憨憨一笑。

    我明白母親的心思。能干的事,盡量自己干;能不麻煩的,盡量別給別人添麻煩。大半生的操勞,練就了她堅韌頑強的性格:從不在困難面前低頭;生活的擔子再重,也不叫苦叫累;更不畏懼人生中的風風雨雨。一如她殘破不全的身體,盡管小病不斷,卻從來沒把它們當回事。

    我心疼她,畢竟年事已高,不比當年。時常勸她不用如此辛勞,真的缺衣少食,兒女們不會坐視不管??赡赣H很要強,并不承認自己的羸弱,有時候還故意挺直腰桿,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在我們眾人面前走來走去。

    不管她如何表現怎樣隱瞞,對她的健康狀況,我心里始終有一本清賬。曾多次要帶她去做健康檢查,皆被她一一借故拒絕。

    然而這次的“新冠疫情”防控,母親對之態度與做法的180度大轉變,著實令我們兄妹幾個頗為驚訝,甚至大跌眼鏡。

    農歷新年過后,武漢疫情蔓延的形勢一日比一日嚴峻。全國幾乎每家電視臺,都在從早到晚滾動播放各地疫情的防控情況以及被感染人數。一向不太愛看電視的母親,此時放下手中的活兒,端坐在屏幕前,屏息觀看。她眉峰緊蹙,神情凝重,還時不時地唉聲嘆氣。

    或許是新冠疫情的日趨嚴重,碾碎了母親的那顆慈悲之心,又或許是她有天生的悲天憫人的性格。當晚,母親拿起電話,逐一撥打給親朋好友,囑咐他們千萬要聽政府的話,呆在家里,不能出門。拜年就免了,以后有的是機會。我一旁偷聽,既喜又悲。

    這些天,母親沒再去菜園地忙乎了,更沒有上街去賣菜,而是整天守在電視機旁,眼睛一眨不眨。之前那個一刻也閑不住的母親,那個一日不勞動就渾身難受的母親,那個即使老了也求自食其力的母親,此刻變得如此安詳,似乎換了一個人,叫人難以置信。

    外地工作的弟弟打來電話,說要回家弄點蔬菜。母親緊張得雙手直搖,連聲說別別別……弄得電話那頭的弟弟似乎心中有些不悅,半晌沉默不語。母親臉面微紅,神情尷尬,搓著雙手望著我,欲言又止。我安慰她,這是弟弟的誤會,弟弟的不對。

    村上封路了,母親戴上口罩要去幫忙。我連忙制止她,可母親執意要去,我拗不過她。好在到了現場,被眾人趕了回來。母親心中甚是不悅,落落寡歡,向我嘀嘀咕咕:這事關大家,又不是哪一家子的事,憑什么我就不能站崗?要是他們麻痹大意,講人情,放了外人進來,如何是好?

    我竭力安慰她。您放心吧,茲事體大,他們不敢疏忽大意。您都多大年齡了?要去也是我去!可她又拼命阻攔,堅決不讓。

    盡管如此,母親還是時不時地去卡點處晃悠。我知道,母親這是在監視他們的行動。母親心里始終放心不下。

    孩子們小,對疫情的嚴峻尚無感知。他們依舊在一起嘻笑打鬧,常常是不洗手抓到東西就吃。目睹此況,母親一反常態,厲聲呵斥,毫不留情。然后,認真地教孩子怎樣用洗手液洗手。望著祖孫倆的背影,我心潮起伏。

    說到母親有別于平時的異常舉止,妹妹們紛紛笑談母親老了,有些怕……  以前,那么堅強無畏,縱使身體不適,也不輕易示人?,F如今,陡然變得如此膽小、畏懼。只有我,非常清楚母親內心的真實想法。

    那天,我借故詢問母親為何不去菜園地,不到市場賣菜了。想不到母親的一番話,叫我既驚訝又汗顏。

    她說:“你沒看電視么?這病傳染這么厲害,國家遭了這么大難,武漢死了那么多人。我們每個人如果不管好自己,還給國家添亂,你的良心在哪里,會安穩嗎?我不是怕死。我老了,但不能連累大家?!?/span>

    是呀,大疫當前,我們每個人都應該響應政府的號召,管好自己,自我隔離。不給國家添亂,不給他人惹麻煩。相信志眾成城,就一定能共克時艱。因為風雨過后,就會見到彩虹!


    【作者簡介】

    張承斌,作品散見于《作家天地》《唐山文學》《散文詩世界》《精短小說》等報刊雜志。




    等待靈魂跟上來

    謝鴻


    臨窗而立,雪,簌簌地下;周圍一片灰白;我不想說話,也不愿開口。心,一如飛舞的雪花,平靜而安寧。居家隔離第五天了,從客廳到餐廳15步,早晚來回地溜達。這是我給自己定的鍛煉計劃,每天完成行走一萬步,主要是消除疫情帶來的居家不適應,不讓自己過得昏昏沉沉。

    孩子是在北京舅舅家過的年。本想利用春節期間好好玩一玩,卻遇到了如此重大疫情,外出都成了奢侈,更別說去景點玩了。所在的學校開學也延遲了,久住舅舅家也不是事。不得已,還是坐高鐵回來了。雖然沒有途徑武漢,但為了安全,也是對他人負責,我們開始了居家隔離。

    日子在走,電視和手機每天更新著疫情的報道。我努力地避開那些冰冷的數字,因為一個人的逝去,破碎的是一個家庭。我為逝去的人祈禱,愿他們的靈魂不再受病痛的折磨;也希望他們的親人早點走出悲痛,開始新的生活。在疫情新聞報道中,印象最深的是這樣一個畫面,火神山的護士吳亞玲,隔著厚厚的病房玻璃深深三鞠躬,面對的是家的方向,就在剛剛,她接到了家里的電話,遠在云南昆明的母親去世了。自古忠孝兩難全,職業的選擇,讓她不能離開戰時崗位,唯有遙遙地三鞠躬,去彌補對遠去天堂母親的虧欠。

    生命里,不期而遇的苦難無法避免,難以逃離,我們只能一遍一遍地抹去眼角的淚水,撫平內心的傷痛,使自己堅強起來。吳亞玲一彎腰的善良、深情和職業責任令我動容,我在她如水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親人。母親離開我們十六年了,每逢春節都是避不開的傷痛,總是后悔陪在母親的身邊太少,沒有及時發現她的病情,然生命里沒有假如,古語說“子欲養而親不待,”待到想起,一切都已晚也?,F在,父親已垂垂老去,行走變得困難,午飯需要我每天去送,我去,父親很高興,我知道,他所需的不是一餐飯菜的可口,其實是家的一種熱氣。如今,我被隔離在家,送飯的任務落在了弟弟頭上,父親怕我著急,反過來打電話安慰我,讓我注意身體,不要掛心,自己一切安好!

    印第安人有一句古語:“如果我們走的太快,要停一停,等待靈魂跟上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們平時走得太快,上帝有意拉了我們一下,給了我們思考時間,讓我們反省。也許,現代人太自以為是,自以為是世界的主宰,開始變得為所欲為。在追求現代化便利的同時,也開始在生活上追求新鮮刺激,有人把活著的猴子,腦袋夾在圓桌中間,用錘砸食腦漿,殘忍至極。也有人把生吃蛇膽、蝙蝠肉當做鍛煉膽量,引以為豪,這些行為可怕又可恥。有一部美國電影叫《極度恐慌》,講的是一只猴子,在人們追殺的過程中,體內的病毒產生了變異,凡是接觸的人都傳染上了病毒,進而形成擴散,不斷有人死亡,造成巨大恐慌。希望居家隔離的人們看一看,了解一下破壞自然、捕食野生動物所引發的惡果。

    疫情過后,日子又將匆匆,我們在前行的時候,請不要丟失自己的靈魂,或者慢待了它,我們應該到哪都帶著它,珍惜著它。不慌不忙地言語,不緊不慢地行走,不卑不亢地待人,不急不躁地生活。學會感恩,善待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善待自然生靈萬物。這樣,我們可以讓內心充滿陽光,充滿花香,可以尋找到屬于自己內心的那一份寧靜,溫暖過往,直抵幸福的未來。


    【個人簡介】

    謝鴻,曾在《滁州日報》、《皖東晨刊》、《新滁周報》、《蚌埠日報》等發表散文、小小說多篇。


    国产成人一区二区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