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新作速遞】詩人王妃詩歌刊發《星星》《散文詩世界》《草堂》等

    發布時間:2021-11-10  來源:安徽作家網  作者:安徽作家網

    今年以來,我省詩人王妃作品發表于《星星》《草堂》《散文詩世界》多個刊物。

    《狀態》(三首)刊發《星星·詩歌原創》20212月上旬刊;

    《世界是靜的》(四章)刊發《星星·散文詩》20215月下旬刊;

    《枯》(二章)刊發《散文詩世界》2021年第5;

    《從鏡子里獲得勇氣和喜悅》刊發《草堂》2021年第8。




     

    作品欣賞:

     

    他們在鋸一棵松樹

     

    他們動用了吊車、電鋸

    一群青年學生在圍觀

    看現代化的鐵器如此輕松插入

    肢解一株植物的身體

     

    切割枝條,松果翻滾

    切割軀干,那挺直的脊梁

    在電鋸的咆哮聲中一截截折斷

     

    雨水從看客的頭頂飛身

    撲下,抱住松樹噴濺的雪花

    還有松香,還有松針末梢的顫抖

     

    新鮮的切口,模糊的年輪

    一棵沉默的松樹走到

    泥污中一堆橫七豎八的木頭

    苦難遠未結束

     

     

     

    捶打

     

    沒有比捶打更原始的了

    母親站在沁涼的河水里舉著棒槌

    重重揮向粗布衣裳

     

    泡沫浮動

    我們身體析出的咸腥

    紛紛滾進河水

    久久粘附在母親雙腿上

    被游來游去的鯵條貪婪地吞吃

     

    沒有比捶打更具穿透性了

    我把笨拙又堅強的棒槌帶到了城里

    當我高高舉起

    空氣如翻騰的流水被攪動

    沉默的樓群發出尖叫

     

     

    狀態

     

    像一條河流,豐沛過,枯竭過

    現在,我更喜歡它自然舒緩的流淌

     

    燈火也似乎樂于探入靜水之中

    電流與水流交織

    讓文峰橋上為之停駐的眼睛

    感受到黑暗中的暖意

     

    羞愧??!那些逝去的光陰……

    也曾為情愛處心積慮

    最后感動的唯有自己;

    也曾享受人潮簇擁的虛榮

    如今只想著一個人能早點離開

     

    像一條河流,再豐沛,再枯竭

    再經由文峰橋縫補我的傷痛

    實現自如地跨越,停留,和返回

     

     

    散文詩:

    《世界是靜的》(四章)

     

     

    羞慚 

    我下決心不再寫情詩時,阿米亥說:嚴酷的是現實愛情是一條出路。

    每一天,我都用勞碌來填補時間的空隙。我跪在地上,把地板擦得越來越亮,我需要一面模糊的鏡子幫我圓謊:瞧!這是一個多么勤勞熱愛生活的好女人。我在砧板上用力剁肉,在水池里反復清洗餐具,我在洋蔥的辛辣和香氣里涕淚橫流,等著兒子從身后環抱我,大贊我的手藝,他呼出的熱氣適時安慰了一個外強中干的軀殼。

    我在辦公室里像個旋轉的陀螺,在會場裝腔作勢或者奔走在裝腔作勢的路上。只有年輕人對我揚起明亮的笑靨,只有同事直視我時的清亮和坦誠,才能擊潰我的虛偽和做作,嚴肅的正裝因為有血有肉的軀體的軟化而恢復應有的服帖。

    我在瑜伽墊上閉目唱誦:喔嘛咪喔——,深呼吸幫助我清空軀體內的濁氣和雜念,感受光明打開和舒展我的眼眉,舞王式幫我找回平衡,輪式幫我找到力量,鴿子式幫我恢復自信……

    啊,從清晨到深夜,我擁有多么理想的生活,感受那么多的愛與被愛。

    但我的內心還是無法確定,寫下這么多的贊美,是否與“愛”有關,與你無關。

     

    芝麻糖

    我更喜歡吃黑色的——安靜的,像時間的鐘擺。我慢慢咀嚼著,它們又香又苦的滋味直達我的心,比鍍金的發條,指向更精準。

    剩下米色的,在罐子里沉默,泛著浮淺的金質光澤。面對金子般的誘惑,我并不著急,我有足夠的耐性。相比時間和金錢,我更喜歡小小芝麻的甜。

     

    世界是靜的 

    凌晨四點我從夢里醒來,但我不敢確信是否夢見了你。

    世界是靜的,蟲豸不知疲倦的嘶鳴沉在最底層,空調機的轟鳴飄在空中。

    偶爾,工程車噴著氣浪強行碾壓過去,空蕩的車斗發出尖銳的震蕩。小青年嘴里oh-oh呼嘯著被摩托車帶走,他們的快樂里充斥著網吧和酒吧混合的氣味。

    世界是靜的,但聲音如此豐富,反襯著,總有不安在浮動,像匆匆而過的車燈閃電一般刺進來,撕裂黑暗的墻面,露出白花花的傷口。

    世界是靜的,沒有人的滋擾,仿佛一個日漸衰老的老母親坐在那里打盹,哪有什么白天黑夜?牽掛的子孫散落各地,痛苦的、歡樂的……他們正在看不見的角落掙扎或呻吟。

    一張看不見的巨網緊繃著。世界是靜的,天穹有微弱的光亮。

     

    另一種藍

    我們只需要一小塊發亮的平板一樣的水面,一大團純白而柔軟的棉,還有一株繁茂的木藍*。

    趁太陽還沒有在新安江上造夢,飛鳥還沒有醒來飛到結香的枝頭歌唱,屬于天空的藍還躺在黑暗里。親愛的,第一場春雨已經啟動了我們的小馬達,讓我們一起造藍。

    這是不管不顧的活兒。我在天南你在海北,小馬達發出噠噠的馬蹄音,從木藍的身體里萃取青黛的漿汁。

    你想要女兒我就染一個藍色的女娃我們一起染。

    你想要媽媽我就染一個藍色的自己我們一起染。

    你用越來越透亮的藍把我覆蓋,我似乎聽見密林深處有鳥鳴發出壓抑又歡快的吶喊。多么潔凈的水,多么溫暖的棉,多么新鮮的漿汁……讓我們把棉染成純藍,那是只屬于你我的另一片天空。在溫暖而純凈的藍里,我們如云層推涌著滾動著,最后把彼此染藍。

     

    *木藍:一種植物,可萃取漿汁作為染料。

     

     

    作者簡介:




    王妃,女,安徽桐城人,現居黃山,中國作協會員。曾在《人民文學》《詩刊》等發表作品并多次獲獎,已出版詩集《風吹香》《我們不說愛已經很久了》,散文集《中年的月亮》。

    国产成人一区二区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