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新書發布】作家姚嵐散文集《書千古》出版

    發布時間:2021-11-10  來源:安徽作家網  作者:安徽作家網

     

    近期,姚嵐散文集《書千古》由經濟日報出版社出版發行。




    作品簡介


    該散文集精選了作者10余年間在各類報刊發表過的的散文、序言,以及著名作家、評論家對姚嵐作品的評論等62篇。

    全書共分三個小輯:第一輯屐痕,收錄游記類散文25篇,主要是作者親歷的散記、游記,名勝古跡、田園風光、乃至日常所見。第二輯況味,收錄人生各類隨筆18篇,記錄了作者一些人生經歷和思悟。第三輯雜譚,精選了作者與朋友間的往來評論19篇。

     

     

    作品節選

     

    子夜,在五廟醒茶

    姚嵐

    在一片轟響中毫無征兆地醒來,耳鼓里唯有雨水的聲音,不是一絲絲或一滴滴——細雨擦過樹葉的絲絲淺吟,雨點敲到遮陽棚上的咚咚脆響……都不是。而是一片片,沒有隔斷,沒有止息,我平素對雨的認知里,這樣的雨定是不大卻細密無縫,就像大畫家潑墨畫荷一樣。潛山在我的印象里,雨是挺多的。安慶的天氣預報說這幾天都是陰天??砂硪魂嚰庇?,把本來就很干凈的五廟鄉政府大院又洗刷了一遍,讓我們的眼前更加翠綠清爽起來。

    四圍很靜,唯有一片雨聲。我很納悶,這山村的夜怎么就沒有狗吠呢?也沒有貓頭鷹的怪叫,或是汽車的喇叭穿透我的耳鼓 ……我仿佛回到了年幼時候,躺在我娘家許家畈那條河壩上的老屋里,瓦屋木門啥音都隔不斷,風吹草動,蟲籟鳥鳴,鼠溜雞叫。夜里早早上床,總是在萬籟的大合唱里漸漸進入夢鄉。黑暗中,我最喜愛的就是撮起耳朵,捕捉白天見過的楊柳、楊柳樹上的鳴蟬,河溝里“跐溜”一聲飛起的水鳥,那輕輕扇動漸行漸遠的翅膀,把我的想象越拉越遠……幾十年來,黑暗豐富著我的想象力,也訓練了我的聽覺。因為聽覺的過分靈敏,害得我一直被失眠困擾。

    我以為這樣成片的雨聲會像畫家的潑墨一樣,“嘩——嘩——”,要不了幾下就會打住。那就等吧。這雨聲把我拉進了天柱山半山腰的臥龍山莊,多年前,臥龍山莊那臨溪而雅靜的小木屋,引發我們一群作家的驚喜,但很快又把我從白天的驚喜推進輾轉反側的煎熬里。半夜三更時分,嘩嘩不息的響聲仿佛有人一直在絮叨著,向我訴說著什么。我花了整夜的功夫終于弄清了,原來是吊腳樓邊的山溪,一刻不停地唱著那首古老的歌謠。從那時候我明白了,世界上沒有一片靜土。鬧與靜,完全取決于內心的感受力。

    我是一個對外界的風吹草動十分敏感的人。大凡作家、詩人,恐怕都是這樣的。如果不敏感,怎么可能同文學結緣?半夜三更不停歇的雨聲,就這樣一直攪動著我的想象。我在想著,我的同事何林生先生,奔六的年紀,還積極響應黨的號召,每個星期按時往返兩百余公里,從安慶城里進駐程沖村,在這棟河邊小樓上,幾百個日夜,聽過多少雨雪,見過多少山風,走過了多少泥濘。這對于一個長期從事宣傳文化工作喜歡安靜思考的人來說,其辛苦是可想而知的。

    我和雨,雨和我,就在我漫無邊際雜亂無章的想象空間里糾纏著、對峙著,這樣的態勢里,往往最先繳械的是我。鄉村的招待所雖然簡陋,連張寫字臺都沒有,但被褥倒是挺干凈舒適,輾轉了個把小時吧。伸手摸出手機看了看,果真,已經快兩點了,而室外的雨聲依然沒有停歇的意思。這些年我有意以開車、畫畫培訓著我的耐心,終究還是功夫淺,我終于按耐不住,坐了起來,打開了燈,拉開了窗簾。

    黑漆漆的,我睜大眼睛,夜幕里并沒有——細密無縫的雨??!窗外的空中,空空如也。側耳探視,成片的雨聲該是來自于腳下的這條河流吧?

    這是426日凌晨,在五廟鄉招待所。 現在叫“招待所”這名兒的不多,這名兒表明主人的一種態度,讓我感到樸實可親。招待所是一棟三層小樓,西面南面兩面臨河,這就是“五廟河”。樓底幾根水泥立柱架在水中,傍晚站在走廊朝下望,我很擔心,腦海里閃過前幾年洪災的場景,河水穿柱而過,這樣的雨,倘使半夜山洪暴發,怎么辦?房東羅先生說放心放心,都十幾年了,不礙事。

    這樣渾濁的河水,是因了傍晚時分的一陣急雨。水泥路面上雨水四溢,晚飯后,我和張玲、肖丁過橋去對面的烈士陵園時,河水湍急、渾濁,看不見河底的沙石。站在烈士陵園山坡上四望,滿目青蔥翠綠。這是初夏,葉子就像三四歲的幼兒,滿是蓬勃的朝氣,那種悅動的氣場鼓動著我們每個人的感官,仿佛五臟六腑都會飄然起來。五廟鄉街就盤踞在層巒之間一片狹小的溝壑里??上?,臺階下便是被驟雨沖刷出來的黃色稀泥,臺階上還蠕動著山螞蟥,我們不敢亂動。云層并未隨雨散去,暮色便來得有些早,四野空寂凄清,不可久居,遂匆匆回到住地。

    沒有一點雜音,唯有一片雨聲。倘若習慣了,或許我會在雨聲里沉醉,或許我會做一個婉轉纏綿的甜夢:徜徉茶山、穿梭茶園、采摘茶葉……將余愛玉委員說的六十五家有機茶場跑個遍。建國茶場寬敞的倉房車間里,攤開在篾筐上的那滿眼的嫩綠,新鮮的草尖,細細淡黃的葉脈……至今,我的手掌上還余留著“春尾”“夏頭”的清香。我猛然醒悟,我的疲憊不堪卻輾轉難眠,莫非是被這漫山遍野的茶香熏蒸所致?我雖然有意拒絕了品嘗那上好的“翠蘭”,卻零距離親近了漫山滿屋的鮮葉。定是這無法逃避的芬芳將我多年來對文字漸趨麻木的腦細胞又激活起來。傍晚在鄉街小店所見的采茶女戴的小巧精致的尖頂篾帽,也開始在我的腦海晃動,縈繞著“五妙香”那個誘人的茶名,仿佛幻化成穿著水袖彩衣的舞女,在我的眼前翩翩起舞……

    茶,肯定“陰性”的?!跋以隆薄按涮m”“五妙香”這些名字讓我想到女人的溫婉多姿雅致芬芳,她們與天柱山的陽剛之美相互映襯,滋潤和支撐著大別山區這片美麗富饒的土地。我激動起來,沒有桌子,我便戴上眼鏡,在手機寫字板上,就著一片不息的雨聲或水聲,中指當筆,點擊著字盤……

    茶,是我所愛,又是我的剋星,是最令我浮想聯翩,也是最讓我無精打采的。我不能喝茶,但我卻無法抵抗茶香的穿透力。

    在五廟的茶林穿過,在五廟的招待所住過,被五廟的雨水淋過,被五廟的河水鬧過……這一切,讓我終于明白了這個夜晚難眠的意義:

    五廟是不會成為我足跡里的過眼煙云的。五廟在以它特殊的方式鉆進我的記憶——子夜,我在五廟醒茶。

    窗簾也透過與城里不一樣的熹微,靜謐里除了那不息的水聲,我還能聽見自己的心跳。這是一個安靜祥和的凌晨,是皖山腹地五廟鄉一個普通的初夏的清晨。

    感謝五廟河不息的流水,感謝五廟鄉無處不在的茶香,在靜夜里,耐心地洗凈我混沌大腦里的俗塵,熏除我靈魂深處的濁念,重新注入皖山生生不息的靈氣和清新,讓我有了以上的文字。

     

     

    作者簡介


     

    姚嵐,安徽宿松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安徽省作協理事?,F為安慶市文聯副主席,安慶市作家協會主席,《振風》主編。主要著作有長篇小說《留守》《花開何處》,中短篇小說集《疼痛》《越獄》,報告文學集《雁過留聲》,散文集《風景無價》《書千古》等,主編或參與編寫的書刊近20種。長篇小說《留守》獲得安徽文學獎(省政府獎)二等獎。在《中國作家》《中國報告文學》《兒童文學》《清明》《星火》《萌芽》《安徽文學》等發表小說、報告文學、散文等各類作品近300萬字,作品入選《兒童文學領軍佳作》《小說眼·看中國》《華夏散文精選》等二十余種選本。獲得安徽文學獎(省政府獎)等各類獎項幾十次。

    国产成人一区二区视频免费